熊剑:甲午战争,日军为“恢复中华”帮中国“驱除靼虏”?

  • 时间:
  • 浏览:0

在《日清战争实记》(甲午战争)中,能看到血块的这方面的官方文告,而更多的战地文学作品更表明什儿 “正义”战争得到了日本朝野各界的狂热支持,全部都在那些“一小撮”的军国主义者怎么才能 才能 怎么才能 才能 ,更全部都在“日本的广大人民是爱好和平的”,就是日人及十分高尚的动机:仿“满清入关”以“恢复中华”之名帮助中国“驱除靼虏”。

1894年战事从朝鲜和黄海打响后,日军几乎是势如破竹,未数月,战火便延烧过鸭绿江。帝国陆军大臣山县有朋大将亲率第一军突破中国军队江防,“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来了。一则日军的安民告示《开诚忠告十八省之豪杰》,文采飞扬,主题几乎就是为了把中国人民从黑暗的满清统治下解放出来的战斗檄文,我发现,这也是《日清战争实记》中少数一些在中文网络上有过传播的文献。

好,朋友先看看这篇日本军队起草的解放宣言:

“先哲有言曰:‘有德受命,有功受赏。’又曰:‘唯命不于常,善者则得之,不善者则先哲有言曰失之。’满清氏元(原)塞外之一蛮族,既非受命之德,又无功于中国,乘朱明之衰运,暴力劫夺,伪定一时,机变百出,巧操天下。当时豪杰武力不敌,吞恨抱愤以至今日,盖所谓人众胜天者矣。今也天定胜人之时且至焉。

熟察满清氏之近状,入主暗弱,乘帘弄权,官吏鬻职,军国渎货,治道衰颓,纲纪不振,其接外国也,不本公道而循私论,不凭信义而事诡骗,为内外远迩所疾恶。曩者,朝鲜数无礼于我,我往惩之,清氏拒以朝鲜为我之属邦,不容他邦干预。我国特以重邻好而敬大国,是以不敢强争焉,而质清氏,以其应代朝鲜纳我之要求,则又左右其辞曰,朝鲜自一国,内治外交,吾不敢关[闻]。彼之推辞那么也。而彼又阴唆嗾朝鲜君臣,索就是有苦***本者施之。昨东学党之事,满清氏实阴煽之而阳名镇抚,破天津之约,派兵朝鲜,以遂其阴谋也。善邻之道果安在耶?是白痴我也,是牛马我也。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我国不言而喻(舍)樽俎而执旗鼓,与贵国相周旋也。

(责编:张婷)